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警 2
女警 2
 不过他却不能直接指明张彪,想不到车祥果然是粗汉,没什么头脑,居然肯让对自己底细十分清楚的张彪和自己一起走。

  “我们接下来去哪?”张彪问。

  “先去洗个澡,然后……看医生!”

  赵东尽量装得自然些,他不清楚这车里,是否之前那个老头同样放了监听的装置进去。

  两个人开车进城挑了间像样的浴室,这个时候多数人都在上班,里面人倒是不多。选了个比较人少的池子,两个人立即便泡了下去。

  “祥哥和你是老乡?”赵东一进去便切入正题。

  “唉,他当年在我们村里,那就是一霸,连村主任的媳妇都让他给强奸过!

  村主任吓得愣是连屁也不敢放一个。“张彪果然很给面子,完全没有半点保留:”祥哥后来据说打架生事闹大了,结果坐了半年牢。出来后聚集了一批道上的人然后就在市里开了间桑拿洗浴。妈的,说是洗浴,其实东哥你是明白的,做着做着就做大了,里面的小姐最多时能有七八十个,真他妈就是个淫窝了。“

  “哦?”

  赵东吓了一跳:“看来祥哥说的是真的了,他当年还真是号人物呢!”

  “人物个屁!”张彪大骂了一声,忽然又怕车祥知道,忙又住了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接下去:“在这市里,高官和警察包娼庇赌的黑道大哥多得是。当年祥哥是有点来头,不过和真正的大哥比起来,他连人家小指头都够不上。当年不就是他因为抢了当时的强哥的生意。结果被强哥买通警察部门连整了他三个月,活活整黄了他的生意。还找人打断了他一条腿。他撑不住,只好躲到泰国去避风头了。”

  赵东心中却安定了不少,听张彪的口气,这车祥看来倒是个纸老虎,当年就不是很凶,现在更只是条落难狗罢了。不过那家伙想要东山再起,只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张彪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只是想着发泄身中的郁闷,一直在说着:“祥哥在泰国据说是跟着一个老大做打手。他们泰国别看经济不发达,对付女人的玩意可是多种多样。我也是通过祥哥的门路,才弄到这么多好东西的。”

  赵东试探着问:“那他和泰国黑道那边……”

  “当然有联系了。”张彪说:“不过东哥你放心,泰国黑帮在我们这里,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我们这边的警察可不买他们的账,看着不顺眼,直接一枪就崩了,回头就说你泰国佬身上有毒品,妈的他们哪敢得罪我们啊。”

  “嗯……”赵东点了点头,心中开始慢慢盘算起来。

  这车祥显然是有些背景的,不过倒不像他吹的那么悬,按张彪所说,他当年也就是个经营卖淫场所的黑道份子。后来得罪了更大的老大,才逃走的。现在回来,身边只怕根本没几个人,要不然也不会要强拉自己入伙。

  虽然已经了解了不少底细,但具体要怎么做,还是没有想太清楚。

  赵东和张彪洗完澡,又找小姐按了一通,舒服的睡了一大觉这才出去开始计划做自己这第一份投名状。

  在想到彻底解决车祥的办法之前,一切还要以先稳住对方为准。

  “祥哥,我们正在等待目标出现。我先给您通个气儿,免得您着急不是!”

  赵东陪笑着在电话边说着。

  车祥大笑着:“哈哈……兄弟放心吧,我并不是很急。慢慢来,千万别被抓着了!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好兄弟啊!”

  “妈的,居然还咒我!”赵东心中大骂着,又陪着客气了好一阵儿,这才小心的放下了电话。

  两个人的车就停在小区门外,依着车祥给的地址,静静等着。

  这个小区显然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所以赵东才没敢乱来。李云那个小区也同样如此,不过当初他们可是有贺天这个内应的。现在要是乱闯的话,根本行不通。

  从上午十点多一直等到下午四点钟左右,目标人物才终于出现。

  “东哥,不……不会真的是她吧。”

  两人盯了半天,张彪才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女人,和照片里的怎么看都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她穿着的却是另一身衣服。

  “你妈的车祥!”赵东心中暗暗骂了一声,脸色也同样变得难看之极。

  那女人穿着的,居然是一身警服。

  他们两个本来就胆小,如今又和黑社会沾了边,早就已经对警察二字敏感到极限了。想不到车祥居然让自己去弄一个女警回来。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东哥……干还是不干?”张彪紧张的问他,自己头上都已经流出汗来。

  “干!”赵东咬咬牙。现在不干,回去只怕落在车祥手里死得更惨。

  就算自己现在跑了,以后只怕都再没脸去见任何人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就狠下心来场大的。

  赵东与张彪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区里住的大多是警察,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看管的反倒不怎么严密。

  有哪个不想活的才敢到这里来做些违法勾当呢。大门处的保安根本睁只眼闭只眼,除了卖废品或是张贴广告的,谁进来都不理会。

  赵东与张彪两个小心的跟在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的胡乱谈着,眼睛却只是一直紧盯着那个女人。

  对方走到楼群中一个单元里,然后转身上了二楼,打开了其中一道门走了进去。

  因为不敢靠得太近,所以二人也没看出是哪个门。

  赵东眼睛一转,向张彪说:“彪子,不如……你先去探探?”

  “不是吧东哥!”张彪头上汗直接便流了下来:“我去?送死一样!”

  “你如果出了事,还有我能救你!”

  赵东向他解释起来:“如果是我去的话,一旦我出了事,你小子肯定是救不了我的。”

  “这倒是,不过……这……”张彪还是十分为难。做贼的天生就怕警察,他亏心事做得太多了,现在可是没有那个胆量。

  “她就是个娘们!”赵东沉声向张彪说着:“你可是保安出身,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吗?是不是想再回去被祥哥直接给那玩意切了做女人啊。”

  赵东一通威逼加利诱,张彪听到一阵头大,不过终于还是应承下来。

  他也很清楚,赵东要是真出了事,车祥肯定还是要找自己麻烦的。自己对付那个女人,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应过这一劫。

  二人商量了一下,这个时候警察都差不多下班了,也不好乱来,回去休息了一晚。

  赵东为让他死心去做炮灰,特意叫了两个身材上等的小姐招呼了他一晚上。

  张彪被弄得晕乎乎的,第二天一早这才急匆匆来到地方。

  “咚……”张彪猛咽了下口水,随便找一家敲了起来。

  “谁啊……”里面传来甜美的声音。

  张彪吓了一跳,强撑着:“我……我找……”话还没说完,门已经打开了。

  “你是……”赵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飞快的冲下楼去,然后钻进车楼躲了起来。

  他早在张彪的手机里安了盗听装置,只要不离得太远都能很清楚的听到。

  一阵打斗的声音传来,赵东听得心惊胆颤,他自信张彪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不可能敌不过一个女人的。

  听了一阵,忽然没动静了,赵东吓了一跳。好半天,仍旧没有声音,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赵东的头上开始出汗了,他很清楚张彪一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绝不可能这么久都不给自己回信。

  张彪如果把自己和车祥供出来,他一定会被当成共犯,到时候十年八年的牢可是坐定了。

  赵东一狠心,小心的走上楼去,伏在门上听了半天。

  仍是没有半点动静。

  “啊哟……”一声惨叫隐隐自里面传出来。

  赵东吓了一跳,忙又逃回车上打开接收器听着。

  竟然是一阵皮带抽打的声音。张彪杀猪一样的吼叫着。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居然还想强奸老娘?哈哈……正愁没事干呢,这下可有意思了。等我玩完你,就把你送所里去接着让里面的犯人玩,怎么样啊。”

  “我错了,大姐,你放过我吧!”张彪居然是带着哭腔在讨饶。

  这个废物!赵东心中暗骂,不过转念一想,换了自己,只怕也强不了哪去。

  “啊……你……你要干什么?不要啊……谁来救救我啊……”张彪这话明显是在喊给赵东听的。

  不过赵东可没那个胆量上去。

  这女人一定学会空手道之类的格斗术,自己虽然体格强壮,想打赢她可还是没可能的。

  “哈哈……”只听那女人的声音继续响起:“还想操我?现在就先把你操翻再说!”

  “不要……救命啊……”张彪恐怖的叫喊着。

  赵东听得一阵阵起鸡皮,一想到要是换了自己,那真是生不如死,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多亏了让张彪独自前去。

  张彪的惨叫再次响起,赵东长长叹了口气,明白这家伙的贞操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破了。也许这也算是种报应吧。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他救出来。张彪一旦供出自己和车祥,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赵东把头探出来,四处望了望,这楼在小区最里面,大白天的也不见有住户出来。而且保安也不常来。

  一咬牙,终于狠下心,走到楼后,仗着自己力气大,顺着一根铁管向后窗台爬过去。

  在警察的小区里居然敢这么做,换谁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没有人发现他。

  赵东小心的爬了上去,居然是洗手间的位置。好在门还是开着的。

  轻轻落在地上,慢慢向里面走过去。

  张彪的惨叫再次传来。

  透过一旁的门缝望过去,赵东终于看到了张彪的惨状。

  那女人居然只穿着三点的短裤和胸罩,不过身下的短裤却是带着一个假阳具的。此刻这女人正带着那个假阳具在爆张彪的菊花。一边爆一边手还伸过去不断在张彪的小弟弟上撸着。

  张彪被她弄得惨叫不止,但身下面还是起了反应渐渐硬了起来。

  “怎么样啊,爽不爽啊!”女人冷笑着,不断卖力扭动着自己的腰身:“居然敢在警察小区里强奸,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姐……你……你就放过我吧!”张彪居然歪着头哭出来。

  “好啊,侍候得我高兴我就不把你送进去!”女人说完,将张彪翻转过去,用力一顶再次把假阳具顶进张彪的肛门中,然后俯下去去,扯掉自己的胸罩在张彪面前晃动着。

  张彪哪敢不听话,虽然下面疼得要命,还得强撑着张开嘴卖力的吸吮起来。

  “啊……”这女人显然被吸得十分舒服,不由得呻吟起来,不住的摆动着身体配合着张彪的吸吮。

  张彪却没她那么享受了,肛门好像要完全裂开了一样,疼得难以忍受。以前总是插别人的,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被开包了,而且还是个女的。

  张彪眼睛一斜,却发现赵东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赵东怕他打草惊蛇,忙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然后比划了一下,示意他先吸引住那女人。

  张彪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猛的展开双臂一下将那女人给死死搂住了。

  “臭婊子,让你好看。哈哈……”张彪以为赵东一定会出来,得意的大笑起来。

  赵东没想到他居然会错了意,不过如今箭在弦上,要不再不出手,只怕张彪这小子非把自己给供出来不可。

  在洗手间内一时间竟找不到了趁手的家伙,赵东正发愁呢,张彪已经惨叫起来,那女人虽然身子被搂住了,但身下却还有力量,不断的冲刺着顶得张彪痛苦万分。

  “居然还敢跟姑奶奶玩这招,看我不操死你哈哈……”女人大笑着,疯狂的动着下身的假阳具。她根本没想到,在自己不远处,一个更加魁梧的男人正准备偷袭她。

  有了!

  赵东终于发现了,不远处的衣架上,那女人的警裤上正别着手铐。

  赵东小心的从背后跑过去。女人正被张彪死死的搂住,一时间竟然没发觉。

  张彪见赵东终于出手了,搂得更加用力了,根本不给对方半点机会。

  “可恶!”始终还是女人的力气小一些。女人被勒得有些喘不上来气了。但仍不服输的干着张彪。

  赵东试着拽了下,竟是拷在里面的,没办法,干脆将整只皮带都扯下来,然后再抽出手拷。

  “咔……”女人愣了一下,还未来得及反应,赵东已经大力一扭把她的手臂向后转过去,两只手腕扣在了一起。

  “啊……”居然还有一个人,而且是出现在自己家里。

  意外下,还来不及反应,张彪已经得意的大笑着反身一压将她压在了身下。

  双手被反扣在背后,正疼得厉害,女人惨叫起来,张彪对她却半点怜香惜玉也没有。上去便是几个大耳括子。

  “别打坏了!”赵东拦住了张彪,向旁边一指,示意他:“你先去歇歇,这娘们我来对付。”

  “多谢东哥了!”张彪被他这一救,却当真是感恩带德的走到屋内找寻伤药去了。

  “你们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女人紧张的问。

  也难怪她,她怎么也想不到赵东居然这么大胆,大白天敢从院内翻窗进来。

  而且这里还是警察家属区。

  不过赵东这么大胆一次,反而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那女人虽然厉害,但双手被制住了,对付两个比自己力气大很多的男人,哪里还逞得了能。

  “你叫孟梦?”赵东问。

  女人点了点头:“识相的就快点放了我,我告诉你们。我老爸可是警督!你们两个臭流氓敢对我怎么样的话……”

  女人还没说完,赵东已经伸出手去狠抓住其中一个乳头将对方提了起来。

  吃痛之下,那女人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由赵东拉扯着坐到了椅子上。

  赵东利用抽出的皮带又将她一只腿死死的绑住,这才多少有些放下心来。

  赵东又仔细在屋内转了一圈,确定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生活用品后,才终于安下心转了出来。

  孟梦刚刚被他拽得怕了,此刻胸前好似撕裂了一样疼得钻心,此时只是不安的望着他,却也不敢再多嘴了。

  赵东可是知道这女人的厉害。一旦对方脱出束缚,那自己的下场只怕会比张彪惨上十倍。

  既然已经无路可退,干脆便来场大的。

  赵东也不说话,伸出手掌去只是在对方两只充满弹性的白嫩奶子上乱摸。

  孟梦被他弄得十分羞耻,忍不住又吓唬起他:“你现在放了我,我只当没事发生。绝不追究你,你要知道,在这一片里,没有哪个小流氓敢和我爹说半个不字的。”

  赵东还是不出声,摸完了奶子,又转向两条大白腿。

  不愧是练过功夫的,两条腿弹性十足,很有手感。

  赵东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两只眼睛充满了欲望的渴求。

  孟梦看得很清楚,男人这种眼神代表着什么意思。不过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真正需要的,是男人那哀求无助的眼神,而不是这种会占有自己的。

  “啊……你……你别乱来啊。我……不要啊!”随着孟梦的惊叫,赵东终于将魔掌伸入了自己双腿之间。

  那两片肉唇同样是充满了弹性,就算是马婷婷的白肉也无法相提并论。

  眼前这女人长得不如李云妩媚,皮肤也没有马婷婷白嫩,但一身健硕的皮肉却充满了健康的魅力,让人欲火焚身。

  赵东中指一动,终于在孟梦的惊叫声中探了进去。

  “嗯?”起初只是在外面温柔的蠕动,但当整根手指向内探入时,赵东居然发现了被什么东西轻轻阻挡的迹象。

  “居然还没开过包呢!”赵东终于开口了,孟梦却吓得一张脸惨白。

  “我求你了大哥!”孟梦终于软了下来:“你放了我,要多少钱尽管去拿。

  我……我保证绝不会追究的。“

  “可以啊!”赵东说完之后居然让他愣了一下。

  他脱下裤子,掏出自己的宝贝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用下面的嘴让它舒服,要么用上边的。如果你不用上边的,我就只好插进你下边的了。”

  “我……”一看到那东西,孟梦就有一种恶心的要死的感觉。自己虐待男人时吸着倒是很舒服,不过现在,却有种被欺负的感觉。

  孟梦张开嘴,赵东又威胁了几句这才小心的将宝贝放进去。

  他其实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要知道这女人一旦发起狠来,非咬断自己的命根子不可。

  “嗯……用力点吸!”赵东轻声哼着。

  孟梦还是很会吸的,她平时虐待男人时也经常这么做过,只不过现在的主奴关系易了位罢了。

  赵东被她弄了一会,终于渐渐放下心来,开始抓起她的头发大力扭动起来。

  “唔……”孟梦的脑袋被他抓得很痛,真想一口咬下去,但她又不得不克制着自己,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要真那么做了,这个男人肯定会她比那惨上十倍。

  “啊……快了……快了……”赵东轻声哼着。

  孟梦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拼命将头向后仰,但却没有赵东力气大,只能感觉口中那东西越来越涨,而且开始轻微的抖动着。

  “扑……”赵东射了个干净。孟梦好半天才终于喘上气来,但所有精液却已经全都流进去了。

  “咳……”

  她还是第一次喝男人的这东西,抬起头来脸上又现出凶狠的模样。

  这时张彪从屋内走了出来,一拐一拐的仍然屁眼疼得要命。

  “东哥看我找到了什么。这娘们真他妈是变态!”张彪恶狠狠的骂了句,手中居然是个SM用的鞭子。

  “啪……”张彪走上去,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狠抽。

  孟梦立即杀猪般的惨叫起来。从来都是她抽别的臭男人,想不到如今居然反倒被自己刚操过的男人狠抽。

  “好了!”这鞭子虽然经过特制不会抽出血痕,但孟梦的叫声实在太大了,赵东可不敢在这里惹出事来。

  “彪子,现在就给她开苞!”赵东双眼放光,身下的宝贝又开始抬起头来。

  “你这混蛋,说话不算话!”孟梦大骂着,猛的一脚踢出去。

  赵东吓了一跳,总算躲开了。

  虽然绑住了她一只脚,想不到这另一只居然还这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