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沈霜雪再现江湖】(1-7全)作者:yingdeping
【沈霜雪再现江湖】(1-7全)作者:yingdeping
【沈霜雪再现江湖】
字数:23392

              沈霜雪再现江湖

             第一章新主角登场

  在沈霜雪离开刑部,正式退隐之后,由于失去了支柱,刑部的许多人员,也开始离心离德、不辞而别,导致了刑部的办事能力急剧下降,同时随着精英的离去,刑部的情报探查能力也减弱起来,到后来甚至对军队做出有效的情报支援都做不到。

  如此没过多久,由于情报系统瘫痪,使得大华国前线的军队各自为战,最终被各地起义军纷纷剿灭,最后在沈霜雪离开的第二年,就有一支起义军,攻到了大华国首都,将在位的皇帝彻底杀死,当时只有太子侥幸逃出,自此大华国彻底消失。

  此后这支起义军在原本的大华国首都立国,不过由于其腐败的速度太过快速啊在立国的下半年就自己内讧互相残杀,最后杀的自己就灭亡了,而同时大华国都没了,各地诸侯便纷纷起事,整个中原就开始了战火纷飞起来。

  到了沈霜雪退隐的第五年,大多数起义军、诸侯都被其他势力吞并掉了,整个中原形成了十三家争霸的状态,这十三家有强有弱,有的势力强大,但是周围有几家弱小的联盟,有的势力相对弱小,但是地理位置很好,能够偏安一隅。
  同时这十三家势力,出身也是千奇百怪,有的势力首领本身是封疆大吏,有的势力首领就是手握重兵的将领,拉起了队伍单干,还有及时转型的起义军,以及地方豪门世家,以私兵起事的实力,更离谱是还有江湖门派趁机占据了一块地盘发家的。

  如今中原战局僵持不下,任何一家势力都不敢随意出兵攻打别人,以防为别人所趁,因此十三家势力,都开始修生养息起来,最多有某些邻近的势力,会在小范围内摩擦一下,互相之间试探试探,大规模的冲突,已经有近八个月没有发生了。

  大华国原本的首都,现在叫做兴安城,如今被江湖上一个新兴的,唤作圣门的教派统治着,这个圣门也是十三家势力之一,此时正值夜里,周围安静的可怕啊,城中通向外面的大运河,正有一艘画舫在慢慢行驶着。

  这艘画舫是两个月前出现在兴安城之中的,来历非常的神秘,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由于其上的歌姬艳丽动人,舞姿勾魂夺魄,便让全城高官、富商趋势若骛,每天晚上这艘画舫都是热闹非凡、极不平静。

  到这艘画舫上寻欢作乐的高官,都是圣门在夺权之后封的,他们的出身皆不相同,有做过大华国官员的,也有落魄的读书人,至于前来的富商,有的是当初城破投降了起义军又活下来的,更有一些是发现如今局势微妙,便大着胆子来做生意的,毕竟兴安城乃是交通枢纽。

  只是原本应该热闹的画舫,今天却有些不同,此时画舫周围静悄悄的毫无一人,只有大群的侍女站在船舷之上,好似在等待着什么,这些侍女各个穿着暴露啊、半露玉体,看上去动人无比,虽在寒风之中站立,却也是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艘画舫之前就出现了六个男子,只见这六个男子,各个都是身穿白衣,并且脸上都带着面具,使得别人最多只能看出他们的性别来,只见这六个男子,分别带着猪面具、驴面具、马面具、牛面具、羊面具、鸡面具。
  见到这六个男子出现,船舷上的侍女,就纷纷迎了上去,这些侍女各个热情无比,毫不避忌的将自己的身体,向着六个男子身上蹭,仍由对方随意抚摸,就这样她们就将六个男子,全部迎进了画舫里面。

  等这六个男子全部进了画舫,就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侍女之中走了出来,只听他开口说道:「六位先生终于来了,为了保密起见,鄙人就以面具来称呼六位先生了,那六位先生分别是朱先生、吕先生、马先生、牛先生、杨先生、吉先生。」

  「嗯……可以。」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带着猪面具的朱先生就率先回应道。

  听到朱先生答应,其余的五个男子,也是纷纷点头,于是称呼问题就这么定下来了。

  「好了……六位先生请吧,鄙人的主人已经为了六位先生的到来,安排好了宴席。」

  接着中年男子就微微侧身,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

  且不说兴安城之中,神秘的中年男子,专门请了同样神秘的另外六个男子的事情,却说中原如今的南方森林里面,正有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在相同的时间快速的疾奔着,这个少年名为沈维,乃是大华国阁老沈良的曾孙子,说来与沈霜雪却是有些关系。

  「真是倒霉……躲暗器的时候光注意自己,忘记那匹马了,结果那马就这么死了,害的我自己要用双腿来跑。」

  沈维一边疾奔着,一边就想道,「看起来好像是将他们都给甩干净了,该是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恢复体力了……咦,前面正好有座破庙。」

  原来沈维在森林里一路疾奔,由于森林里树木众多,追踪他的人也不能够骑马,便被沈维全部甩脱,就在沈维累的想休息的时候,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座破庙,于是沈维就进去了。

  「啧……这庙怎么建在深山老林里,不过听说佛门有些苦行僧,他们会一个人进入森林里,然后凭一己之力,一点点的建造出一座庙来,以此来锻炼自己,看来这座庙也是这么产生的吧。」

  沈维走进破庙的时候,看着周围败落的样子就想道。

  就这么一边想着,沈维就走到了破庙的大殿里面,顿时他就见到整个大殿都已经破败不堪,甚至房梁都塌了一半,而正中央的佛祖塑像,竟然连脑袋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身体在那里坐着,这些看得沈维只能够摇摇头。

  然后沈维随便捡了些掉落下来的木片,将它们堆在一起,接着便用火折子将其点燃,算是生起了火来取暖:「逃得时候没注意打些野味,现在这个时间,怕是没有野兽出没了,只能啃些干粮充饥下,好在我带了些干牛肉来……不对,还有第二个呼吸声!」

  接着沈维刚刚坐下,想要拿出干粮、饮水来吃喝一番,就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第二个呼吸声,顿时沈维就顺着呼吸声找去,便给他在大殿角落里,找到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女子,只见那女子双目微闭、脸色苍白,斜躺在墙角啊,呼吸微弱之极。

  「我还以为有高手偷偷潜伏过来呢,原来是一个重伤的女子,怪不得呼吸声这么微弱,让我一开始没有注意到。」

  发现这个情况,沈维便暗中吐出一口气来啊。

  既然不是有着危险,沈维便慢慢探查起那女子的情况:「咦……这是阴寒箭掌力,应该没有错了,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圣门九大护法之一的齐玄寒的独门功夫,怎么这个女子会受到这种伤势……」

  沈维在江湖上行走了几年,到底也有些见识,顿时就将那女子,所受到的伤势探查明白,只是探查明白之后,沈维便有些犹豫了起来:「这阴寒箭掌力阴毒无比,中者若是不及时救治,就会全身结冰而死,但是想要救人,也只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就是以深厚的内力祛除寒毒,可惜我年纪轻轻,又没有奇遇吃到什么天材地宝,哪里有这种内力救人,第二种就是需要用阳性内功化解,结果这种内功我也不会,那就剩下第三种了,便是需要男性以阳气驱逐寒毒,毕竟男属阳啊、女属阴么。」

  「只是第三种情况我虽然可以做到,不过却要用阳根探入她的身体里才行,简单来说就是用鸡巴插入,阳气才能渡的进去,这样做我倒是没意见,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有意见,现在她已经昏迷了,我又不能问她……」

  只见沈维在那里思索了半天,终于一拍脑门有了主意,接着沈维先把那女子的裤子全部脱光,将那女子的下半身脱的干干净净,露出了其中的黑毛以及粉嫩的小穴,然后沈维再将他的裤子脱掉,再用右手撸了撸肉棒,将其搓的稍微大了点。

  随即沈维就掰开了那女子的小穴,再将他的龟头探入了两瓣阴唇之中,沈维只是将龟头探进去一点点,真的就是一点点,也就是使得那女子的阴道,能够和他的龟头连接在一起就行了,这却是沈维思考半天,才想出来的主意。

  如此沈维的肉棒,便也算是探入了那女子的身体,这样他的阳气就能够顺着肉棒,进入那女子的身体,慢慢将阴寒箭掌力祛除,而由于沈维的肉棒只是接触了阴道口,并没有再往里面深入,如果那女子还是处女的话,她的处女膜也不会受损,能够保持处女之身。

  那女子若不是处女了,那只是阴道口接触了下沈维的龟头,想来意见也不会很大,这样沈维既能够救人,又不会为此惹出些别的事情来,可谓是一举两得,于是沈维就这么慢慢渡过去阳气,帮助那女子祛除寒毒。

  渐渐地过了小半个时辰,那女子就慢慢醒转过来,只见她此时脸色不再苍白啊,而是有些红润了,等她彻底清醒之后,就听她啊的大叫一声,却是那女子发现她这时候下半身一丝不挂,还有一个男子趴在她的身上。

  同时那女子更是感觉到,有一根什么东西顶在她的小穴洞口,这一下惊得那女子花容失色,然后她想也不想,右手就是运足刚恢复的劲力,一巴掌拍在了沈维的脑袋上。

  这时候沈维正紧闭双目,全神贯注的救治那女子呢,为什么是全神贯注,却是沈维怕他一个把持不住,不小心就用肉棒往里面捅一捅,因此他脑中就不停地想着别的事情,以使得他能够分心,所以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对于身边其他的情况,沈维便反应不过来了。

  于是沈维自然就不知道,他正救助的女子,已经醒转过来了,当然他更是不知道那女子还运劲打了他一巴掌,这样便没有任何意外,沈维就被一巴掌拍翻,还亏得那女子刚刚醒转,气力没有恢复多少,才只是打晕了沈维,而没有直接把沈维给打得脑浆迸裂。

             第二章天香楼柳香蓉

  沈维救下的女子,却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天香楼之主的女儿柳香蓉,这柳香蓉刚满十五,由于在天香楼里闷得慌,便偷偷跑了出来,结果就遇到了齐玄寒的独子齐东波,而齐东波见到柳香蓉,就想要将她强抢过去,最终柳香蓉就和齐东波以及他带的人大打出手。

  由于齐玄寒一直宠溺他的儿子,使得齐东波本身实力很差,甚至和他为伍的也都是一群溜须拍马之辈,这群人自然不是柳香蓉的对手,所以双方一场大战,就以齐东波双腿残废,以及他的手下全部死亡收场。

  这还是柳香蓉在开打前,也听了齐东波自报名号,才在最后关头,临时将杀手绝招移了点位置,不然齐东波也照样会死在柳香蓉的手下,等打残了齐东波,柳香蓉当即知道会惹的齐玄寒暴怒,于是她便悄悄躲藏起来,可惜她初入江湖经验不足,还是留下不少蛛丝马迹。

  根据探查到的线索,齐玄寒便带着双腿残疾的齐东波,亲自找到了柳香蓉,双方紧跟着又是一场战斗,亏得天香楼之主这么多年一直用心教导女儿,而齐玄寒对付后辈也有些大意,才使得柳香蓉最后只是中了齐玄寒一掌,本身倒是冲杀了出来。

  等逃到了这座破庙,柳香蓉身上的阴寒箭掌力便当场发作,接着她便运转内功想要驱逐寒毒,可惜柳香蓉身为女子,体质就不克制寒毒,再加上挨了齐玄寒一掌,还有别的伤势,最终她还是抵挡不住昏迷过去,然后便是沈维到来,用他的肉棒为柳香蓉驱逐寒毒。

  在柳香蓉从迷迷糊糊当中醒过来的时候,她先是察觉到下半身赤裸无比,随即又感觉到有个人趴在她的身上,甚至柳香蓉还能够进一步感觉到,在双腿之间有个异物在那里顶着,这当即就让柳香蓉吃惊不已,于是自然而然的她便一掌向着趴在身上的人拍了过去。

  当时沈维正全神贯注的给柳香蓉驱逐寒毒,就毫无防备的被一掌正中顶门,然后沈维便当场被拍晕,好在柳香蓉刚刚醒转,本身内力没恢复多少,女子更是气力不够,否则以柳香蓉这一掌的位置,沈维实力就算再翻一倍,也一样要被打死。

  柳香蓉一巴掌拍翻了沈维,她便紧跟着跳了起来,接着她就游目四顾,很快的就找到了她下半身的裤子,顿时柳香蓉呼出一口气,直接过去将裤子全部穿起来,等穿好裤子柳香蓉才有心情查看周围的情况。

  「我……之前好像是被齐玄寒打伤了,结果抵挡不住寒毒才昏迷了,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难道我身上的寒毒都被人驱逐了?」

  柳香蓉在观察四周的时候,昏迷之前的记忆,也一点点的全想了起来。
  想到了齐玄寒以及阴寒箭掌力,柳香蓉顿时就灵光一闪,然后一拍大腿叫道啊:「我知道了……这男的是想要给我驱逐寒毒,因此才脱了我的裤子,还压在我身上,更是将鸡巴塞进我的小屄里面……」

  不过虽然想明白了关键,柳香蓉还是有些不太高兴:「虽然这男的救了我,可是平白坏人清白啊,也是重大的罪过啊,如今被我打了一掌,那就算恩怨两清了……嗯,这不算恩将仇报,反正我那时候掌力不重,打不死他的,就让他也昏迷一会吧。」

  「可惜我千辛万苦保留的处子之身,全便宜了这个男的,实在是气死我了,本来我还想找个喜欢的男子,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两人好好培养感情,再将处子之身破了的,早知道这样,去年娘想安排人给我开苞,我就应该答应的啊。」

  原来天香楼流传下来的神功,会使得每一代主人都只能够生下女儿,所以天香楼传了六代,每一代都是女子当家,并且天香楼的传承,从第一代天香楼之主起,就是只生一个女儿便悉心教导,将其培养成下一代接班人。

  同时天香楼之主生下的女儿,每一代都会在十四岁的时候破处,这样才能够修炼天香楼代代相传的神功,不过到了柳香蓉的时候,不管这一代天香楼之主用什么办法,柳香蓉总是会找各种理由来推脱,使得她如今还是处女。

  由于柳香蓉一直昏迷,醒过来又太激动了,因此柳香蓉便以为,沈维的肉棒是插入她身体之中的,毕竟柳香蓉是挨了齐玄寒一掌,然后重伤跑到这里的,所以她的主要伤势虽然是寒毒,但也是吐过一些鲜血的,此时周围地上就有不少血迹。

  再加上柳香蓉刚刚恢复,自然也是全身难受,以及虚弱无力,于是从这些迹象上面,倒也很难分辨出,沈维刚才到底有没有将肉棒插到里面,而柳香蓉从小生长在天香楼,当然不认为会有男子,在见到女子之后不占便宜的,如此误会便一直延续了下去。

  「算了……反正事情也这样了,既然已经破身了,那我就抓紧时间修炼神功啊我这一路跑来,留下了不少痕迹,说不定等会齐玄寒就要追来,练了神功既能够快速恢复,也可以等会用来抵挡齐玄寒。」

  过了一会柳香蓉便想道。

  柳香蓉到底出身天香楼,对于失身的事情,很快就恢复过来,反正她早晚也是要被人开苞的,而回过神来之后,她便想要修炼天香楼代代流传的神功,这门神功在去年的时候,柳香蓉已经学到了,只是柳香蓉不肯随便被人开苞,才一直不能够修炼。

  「好……先练第一式……气吹阴毛……」

  接着柳香蓉便脱光裤子,再次让下半身变得赤裸无比,然后她就运转起,天香楼的独门神功的心法,这天香楼的独门神功,修炼之时要先排出全身浊气,并且这些浊气要从阴道排出,以同时锻炼阴道,为以后做准备。

  于是浊气既然是从阴道排出的,自然就需要女子先破了处女膜才行,不然有一层膜挡在那里,修炼神功之人的浊气便无法被排出了,并且在浊气排出来的瞬间,就会将阴毛吹起,因此这神功的第一式就叫做气吹阴毛。

  「咦……怪了……」

  随即柳香蓉按照心法,运转了一番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便让柳香蓉疑惑起来,这是这时候她还以为是她刚刚醒来,身体有些不适,使得内力运转不畅导致的,还没有想到其他方面。

  等柳香蓉继续修炼了一会,发现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她的阴毛不管怎么样,就是在那里动也不动,完全没有被吹起来的样子,柳香蓉才想起了什么:「怎么我练了半天,第一式还练不成,我资质没那么差啊,除非……哎呀……」

  此时柳香蓉练不成神功,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沈维根本就没捅破她的处女膜啊顿时柳香蓉才把躺在地上很久的沈维想起来,这时候柳香蓉知道了真相,却是对沈维只有感激之情,而没有任何怨怼之意了。

  其实这还是柳香蓉未经人事的原因,若是换个老手来,就算早就没有处女膜了,也能够瞬间判断出,沈维到底有没有插入,而柳香蓉醒过来太急,一下就拍翻沈维,自然没能细细体会,而同时也意外的很难凭借周围环境判断,于是沈维就杯具了。

  「咳咳……」

  在柳香蓉的抢救下,沈维终于也晃着脑袋醒了过来。

  「对……对不起啊这位公子……我刚才刚刚醒过来,就感到没穿裤子,还有个男的趴在我身上,就顺手打了一掌。」

  等沈维差不多恢复神智了,柳香蓉就充满歉意的说道。

  「哦……没事没事……」

  沈维好不容易救人,自然不可能直接翻脸,而且当时的情况确实感慨,沈维仔细想想倒也能够理解,于是他听了柳香蓉的解释就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沈维又想到了什么就说道,「对了……姑娘你怎么会中阴寒箭掌力的?」

  「这位公子是这样的……」

  听到沈维发问了,柳香蓉想了想就将她的出身来历,以及她打残齐东波,然后中了齐玄寒掌力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于是听了柳香蓉的话,沈维就又说道:「原来柳姑娘是天香楼之主的女儿,天香楼乃是江湖上一楼二堡三大派之首,比之老牌势力大林寺、小当山也不弱多少,只是圣门如今成为了诸侯势力,却是稳稳压着天香楼一头,使得齐玄寒敢对姑娘你下手。」

  却说圣门除了圣主最高之外,就是圣子、圣女为尊,在圣子、圣女之下便由九大护法、六大使者统领,其中九大护法声威赫赫,而六大使者就非常神秘,由于圣门如今也算是一个诸侯国,天香楼仍旧是江湖势力,因此齐玄寒的地位还略在天香楼之主上面。

  就在沈维和柳香蓉正说着的时候,便听到碰、碰的几声,有十数个黑衣人冲进了破庙,随后就见到一个中年男子,也跟着进来,这个中年男子进来之后就喝道:「哼啊……看你还往哪里跑啊,就算是你母亲天香楼之主来了,我也照样不怕。」

  这个中年男子刚刚说完,便有两个黑衣人推着轮椅进来,轮椅上面更是坐着一个少年,却是齐玄寒带着他的儿子齐东波,终于追到了这里。

          第三章原来都不记得我了(上)

  「哈哈哈哈……果然天香楼的女子,一个个都是淫荡无比,就这么一会,你就又找了个男子成其好事了。」

  冲进来的为首之人,也就是中年男子齐玄寒,仔细看了看沈维和柳香蓉,便大笑着继续说道。

  这却是如今沈维和柳香蓉,由于许多事情都是连着发生,便让他们都忘记了要穿上裤子,此时他们两个,还是保持着下半身赤裸,只有上半身穿有衣服的样子,而齐玄寒看到沈维和柳香蓉,下半身都是赤裸的,便以为他们刚刚做爱完不久。

  毕竟齐玄寒是最为清楚,挨了阴寒箭掌力,柳香蓉要怎么样才能够祛除寒毒啊因此齐玄寒见了沈维和柳香蓉的样子,只以为柳香蓉是挨不住寒毒,又正好在破庙里遇到个男子,便直接脱了裤子,找男子借了点阳气。

  由于天香楼之中的女子,包括天香楼之主都是淫荡成风,所以柳香蓉肯和其他男子做爱来祛除寒毒,倒也没有让齐玄寒意外,只是齐玄寒想到他的儿子齐东波,只不过是想操一下柳香蓉,结果却双腿残废,而现在柳香蓉又在和别的男子做爱,便更加让齐玄寒气愤不已。

  「小子……刚才应该爽的够了吧,死前还能操到这么一个美女,你也可以死的瞑目了。」

  当即齐玄寒又是冷笑一声,向着沈维就说道,说完之后齐玄寒双掌直接一错,运足了内力向着沈维就劈了过去,却是齐玄寒想要让沈维死的凄惨无比,从而震慑一下柳香蓉。

  听到齐玄寒的话,沈维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顿时沈维只能够撇了撇嘴,毕竟刚才沈维是真的没有插进去,甚至还差一点被柳香蓉给打死了,完全没有任何爽的感觉,只是此时齐玄寒攻势猛烈,让沈维也分不出心思还嘴。

  齐玄寒的掌力,还没有打到沈维的身上,就让沈维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这瞬间就让沈维心惊不已,知道齐玄寒苦练数十年的阴寒箭掌力,果然非同小可,对方不愧是圣门的九大护法之一,而随即沈维打完冷颤,双掌也是内力一吐的迎了上去。

  接着沈维的双掌,刚刚接触到齐玄寒的双掌之时,就见沈维的内力一吞一吐啊直接将齐玄寒的掌力引到一边,同时沈维借势就地一滚,便和齐玄寒拉远了距离,而齐玄寒被沈维的内力引了一下,便惊奇的喝道:「这是前朝沈阁老家的功夫,你是沈阁老的什么人?」

  「好说好说……沈阁老正是我的曾祖父,若是觉得怕了,齐护法可以直接离开,我不追究你要杀我的责任。」

  这时候沈维借势一棍,就来到了他的裤子旁边啊,然后沈维听到齐玄寒的问话,便哈哈一笑就回道。

  前朝沈阁老指的就是沈良,由于此时大良国已经彻底消失,便被称为前朝了啊而沈良家里乃是世代书香门第,并没有任何绝学流传下来,只是沈霜雪本身实力强大,因此她的功夫,就被江湖上许多强者,默认为沈家的功夫了。

  沈维的功夫都是得自沈霜雪传授,所以沈维倒也明白齐玄寒的意思,这时候沈维听到齐玄寒的问话,便据实回答起来,毕竟刚才能够引开齐玄寒一招,沈维只是靠的出其不意罢了,能够不动手的话,沈维还是非常愿意的。

  「哼……大良国都已经灭了,沈家如今也就你这根独苗,老夫有什么好怕的啊刚才老夫只不过是惊讶一下而已,既然你和这天香楼的女子有瓜葛,那边一起留下来吧……」

  但是结果沈维的想法还是落空了,只听齐玄寒冷笑一声又说道。

  好在沈维原本也没把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顿时听到齐玄寒的话,沈维右手就往地上的裤子摸去,下一刻就有一柄软剑,出现在沈维的右手中,只见沈维下一刻就向着齐玄寒连刺九剑,同时沈维更是喊道:「柳姑娘还不走……」

  那柳香蓉原本正和沈维说着话,突然齐玄寒就带着齐东波和十数个黑衣人冲了进来,接着沈维便和齐玄寒动上了手,由于这些情况发生的极其快速,因此柳香蓉直到沈维拿着剑刺向齐玄寒的时候,才刚刚反应了过来。

  然后刚刚反应过来的柳香蓉,就听到了沈维的话,当即柳香蓉就犹豫了一下啊觉得就这么直接离开,有些对不起沈维,就在柳香蓉在思考要不要上前帮沈维夹攻齐玄寒之时,齐玄寒带来的十数个黑衣人,除了四个还围在齐东波身边外,其他的便向着柳香蓉冲来。

  顿时柳香蓉就只能先应付黑衣人了,只是柳香蓉刚刚走出一步,就感到下半身有些凉凉的,于是就见到柳香蓉啊的一声,直接羞红了脸,却是她才反应过来啊原来她这时候还没有穿裤子,不过这时候黑衣人凶神恶煞的冲过来,让柳香蓉也没有时间穿裤子了。

  柳香蓉随即便左右一看,当即就找到了,她进入破庙之后,掉在角落的佩剑顿时她便虚攻数招,逼得三个黑衣人回防,接着柳香蓉就趁机窜到角落捡起佩剑啊,跟着就听到筝的一声,却是柳香蓉拔出了佩剑,展开天香楼的独门剑法迎敌啊。

  却说之前沈维让柳香蓉先走,并且一剑刺出之时,就见到齐玄寒不闪不断,只是一脸冷笑的样子,这一瞬间沈维就感到不好,毕竟是有反常即为妖,不过沈维这一剑何等快速,还不等沈维多想,他的剑尖就刺中了齐玄寒。

  在刺中的刹那,沈维只觉得剑尖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根本无法扎入齐玄寒的肉中,好在这时候沈维有着心里准备,便听到沈维直接大喝一声,然后一抖软剑,由于沈维用的软剑,本身就是可硬可软,所以这一抖便让软剑瞬间弯曲,并且在齐玄寒的身上一弹。

  借着一弹之力,沈维就向着柳香蓉那里窜去,此时柳香蓉刚刚和十数个黑衣人动上手,由于柳香蓉刚刚祛除寒毒,身体还没有恢复,因此在打斗中只能采取守势,甚至有些险象环生,沈维窜过去就先逼退了四个黑衣人,然后便一拉柳香蓉,两人直接退向了破庙的墙壁。

  「结冰了!」

  在退向墙壁的时候,沈维抽空看了一眼他的剑尖,结着沈维就见到剑尖上亮晶晶的,有着一层坚冰,沈维顿时就惊讶的喊了起来,同时他也明白了,刚才为什么不能够将软件刺入齐玄寒的肉中了。

  「不错……这就是老夫的寒冰护体,你们根本就伤不了老夫,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齐玄寒听到沈维的喊声,顿时大笑说道。

  「哼……束手就擒……你会放过我们吧,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子么?」
  沈维听了齐玄寒的话,先是为齐玄寒的阴寒箭掌力震惊,接着他便对齐玄寒的话嗤之以鼻起来。

  「当然不可能饶过你们,竟然敢废了东波的双腿,你这个贱人……等会抓了你,老夫一定让东波操遍你身上每一个洞,让你好好的享受享受。」

  此时齐玄寒自恃胜券在握,说话也没有任何顾忌,顿时他就脸色狰狞的说道。
  「莫要说大话,等你抓到我们……再说别的事情吧,柳姑娘我们走……」
  这时候已经退到墙壁边的沈维,便对着齐玄寒冷冷一笑,接着就见沈维拉着柳香蓉的手,瞬间撞破了破庙的窗户,直接逃到了外面,这却是沈维看准了这扇窗户,才往这面墙壁方向跑的。

  「追!」

  看到沈维和柳香蓉跳窗逃走,齐玄寒只是冷冷吩咐道。

  「沈大哥……都是我不好,结果连累了你……」

  沈维和柳香蓉跳窗逃走之后啊便又在森林里一路疾奔,跑了一会柳香蓉就有些歉意的说道,由于刚才和沈维说受伤原因的时候,两人就已经互通过姓名了,所以这时候柳香蓉就改了称呼。

  「没事……柳姑娘不要多想了,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再多说也没有意义啊还是快点逃吧,真要有话说先想办法甩脱齐玄寒再说……」

  沈维边跑边听了柳香蓉的话,就直接摇了摇头说道,说完之后沈维拉紧柳香蓉的手,便继续发力狂奔。

  如此沈维和柳香蓉不停的逃遁,而齐玄寒则是带着十数个黑衣人在后面追赶啊,同时每到一处地方,就会有黑衣人留下记号,却是为了让齐东波复仇有着快感,齐玄寒就让四个黑衣人,保护着齐东波紧跟在齐玄寒的后面,因此要留下记号才行。

  这样一直跑到了太阳升起,沈维和柳香蓉就出了森林,跑到了一座荒山旁边啊,这座荒山旁边四周都是悬崖,根本没有路可以走,于是两人无奈就只能上山啊,其实主要是因为,两人对这里的路都不熟悉,后面有着齐玄寒追赶的情况下啊,两人只能够跟着感觉走。

  于是不知不觉间,沈维和柳香蓉就跑进了一条死路,而看到沈维和柳香蓉进山,后面的齐玄寒,隔得老远就直接笑了起来:「果真是天助我也,老夫已经追的烦了,你们就跑进了死路,如今变成了瓮中之鳖,看你们还跑不跑了……」
          第四章原来都不记得我了(下)

  「咳咳……沈大哥……我不行了……」

  沈维和柳香蓉在山里又跑了半天,柳香蓉脸色就渐渐的发白,却是她原本受伤就没恢复,此时已经支持不住了,于是她就直接说道,「沈大哥你还是一个人逃吧,反正是我弄残齐玄寒儿子的腿,我们分开他们一定来追我……」

  「别说傻话了,不到最后不要放弃知道么……再坚持一会可能就会有转机了啊。」

  沈维只是皱了皱眉,便右手一拽柳香蓉,继续向着山的深处行去。

  如此又过了半个时辰,就连沈维也觉得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他们就在山里面发现了一处瀑布,只见这处瀑布水流不大,一般人站在下面,被水淋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情,而在瀑布的旁边,就有着一幢房子。

  「沈大哥你看那里,我们要不要进去避一避?」

  柳香蓉指着瀑布旁边的房子说道。

  「算了……这时候过去,人家未必肯收留我们,再说万一被齐玄寒找上门,岂不是连累了别人,我们还是绕路走吧。」

  沈维想了想就摇头说道。

  不过沈维说完之后,便见柳香蓉紧跟着解释起来:「沈大哥你想这荒山野岭的,普通人怎么可能住在这里,就算是猎人都不回来,因此这房子既不可能是普通人住,也不可能是来山中打猎的猎人,专门搭建的栖息之地。」

  「在这种地方有房子,只能说明是有江湖人物隐居在这里,那能够隐居起来的人物,就算不如齐玄寒,也不会差他太多吧,若是对方能够帮助我们的话,只要那人稍微抵挡齐玄寒一会,我们就能够杀死那些黑衣人,将齐玄寒的儿子掳为人质了。」

  「嗯……柳姑娘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只是柳姑娘有没有考虑到,若是到了房子里面,隐居的那人不肯帮我们怎么办?」

  沈维听了柳香蓉的话,当即就想了想说道。

  「如今我们是无路可走了,还不如去房子里面碰碰运气,到时候就算那隐居之人不帮助我们,也不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柳香蓉接着就又说道。

  「这倒也是……就算房子里面没人,或者里面的人不怀好意,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反正现在都快要被齐玄寒抓住了,那死马当活马医吧,柳姑娘你再坚持一下吧……」

  沈维当即点点头,肯定了柳香蓉的想法。

  于是沈维和柳香蓉,就向着瀑布旁边的房子行去,接下来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啊,两人就来到了房子的门口,随即沈维就轻轻敲了敲门叫道:「有人么……我和朋友被人追杀,不知道主人家肯不肯让我们暂时避一避?」

  等沈维连续敲了三次门,就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顿时柳香蓉就有些失望的说道:「沈大哥……看来这只是一间空房子而已,算了……就算被齐玄寒追上,我们能够死在房子里面,总比最后曝尸荒野的好……」

  「哈哈哈哈……你们跑的倒是挺快,现在怎么不跑了,是不是跑不动了?你们浪费了老夫这么多时间,老夫也懒得和你们玩了,你们如今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啊,还是让老夫动手?」

  就在沈维和柳香蓉说话的时候,突然齐玄寒的声音,就在沈维和柳香蓉的身后响起。

  「哼……齐玄寒你也是圣门九大护法之一,亲自出手追杀两个小辈这么久,倒也真是好意思,虽然我们逃不掉了,但是想让我们束手就擒,齐玄寒你也是想的太多了,现在少说废话,要动手就来吧……」

  沈维对于齐玄寒的话,直接就嗤之以鼻的回道。

  听了沈维的话,就见齐玄寒冷笑一声:「姓沈的小子你也不用多说了,不要以为几句话就会让我投鼠忌器,你们让东波双腿残废,我自然要亲自出手追杀你们才行,就算你们说再多的话,也不会让我改变主意的。」

  「姓沈的小子,等会将你抓到,我不会让你先死的,我要先阉了你,然后让你看着东波,将这个贱人全身上下,每一个洞都操上一遍,到时候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表情,还能不能说出这么多话来,哈哈哈哈……」

  顿时齐玄寒的话,就让柳香蓉恼怒不已,就听柳香蓉随即娇喝一声,右手佩剑就向着齐玄寒刺了出去,而沈维这时候也是存了拼命的心思,也是紧跟着刺出了他的软件,于是这一瞬间,沈维和柳香蓉的两柄剑,就同时向着齐玄寒刺去。
  就在两柄剑快要刺到齐玄寒的时候,沈维和柳香蓉同时感到全身一寒,接着两人都是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然后他们就看到,齐玄寒左右手都是各出了食啊、中二指,直接就将两柄剑的剑尖给夹住了,并且剑尖之上还结了一层冰。
  「老夫的寒冰护体,岂是你们能破的,还不给我撒手!」

  接着就听齐玄寒大喝一声。

  随着齐玄寒的大喝,沈维和柳香蓉都感到虎口有着一股大力传来,于是两人便纷纷手腕一松,两柄剑就掉落到了地上,下一刻齐玄寒就双手齐出,左手抓向了沈维,右手抓向了柳香蓉,这却是齐玄寒想要将沈维和柳香蓉一起捉拿。
  眼看沈维和柳香蓉,就要被齐玄寒抓到的时候,突然沈维和柳香蓉身后的房子,那扇一直关着的门,忽然间就打了开来,随即就有三道寒光,从房子里面射了出来,分别袭向了齐玄寒的左右手,以及齐玄寒的眉心。

  由于突然出现的三道寒光来势极快,让齐玄寒也是心中一惊,当即齐玄寒就顾不得捉拿沈维和柳香蓉,顿时他先是双手一撤,避开了袭向他双手的寒光,接着又是凌空一个翻腾,齐玄寒紧接着便避开了,那袭向他眉心的寒光。

  在齐玄寒避开了三道寒光之后,就见那三道寒光,全部都射进了,原本在齐玄寒身后的岩石之上,瞬间那岩石就被射出了三个大洞,而接下来齐玄寒一眼看去,却是心中惊讶更甚,原来仔细看去,那三个大洞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淡淡的水汽。

  看到这些水汽,齐玄寒才知道,刚才那三道寒光,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暗器啊,而是三个水滴而已,只不过这三个水滴,具有的威力却是比一般的暗器还要强劲,显然这三个水滴,是由一个超级高手,用内力催动出来的。

  「哪位高人在里面,请出来相见?」

  齐玄寒随即便凝神看着房子说道。

  「哎哟……我可当不上什么高人啊。」

  随即就听到房子里面,就有一个女声传了出来,声音听起来娇媚动人,齐玄寒甚至有骨头酥了一下的感觉。

  「咦……这声音是姐姐的?」

  在听到声音的时候,沈维突然间浑身一震,然后惊喜的就看向了房子的门口。
  接着就有一个女子,从门口慢慢的走了出来,只见这个女子美艳动人,看上去也只是比沈维大着几岁,同时她不但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就这么裸体走了出来啊,更是有不少水珠从她身上滴了下来,更加增添了几分诱惑的感觉。

  「姐姐……真的是你啊。」

  看到这个女子,沈维便高兴的喊了一声。

  「我正在洗澡呢,就带着人到我门口大呼小叫的,不过小弟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勾引人家儿媳妇,结果被一路追杀啊?」

  这个女子笑着指了指沈维露出来的肉棒,然后就撩了撩头发说道。

  「阁下是什么人?认识这对奸夫淫妇么?」

  齐玄寒被无视了一会,便有些不满意的问道,这还是齐玄寒知道出来的这个女子,本身实力非常强大,不然也不会这么客气。

  「原来都不记得我了,果然江湖上风云变幻,老人被遗忘的非常快啊,算了啊……你既然不认得我,那我也懒得动手,你去吧……」

  这个女子看了看齐玄寒啊,就叹息一声说道。

  「哼……」

  齐玄寒听了这个女子的话,顿时冷冷一哼,「我看阁下还有些手段,这才客气几分,阁下莫要给脸不要脸……」

  「齐玄寒……你这是自己找死,须怪不得别人了,沈霜雪你都不认识么?」
  一旁的沈维随即便冷冷一笑,直接就指着齐玄寒喝道。

  原来出来的这个女子,正是已经退隐的沈霜雪,她自从退隐之后,便在这里搭建了一处房子,一个人生活到现在,虽然沈霜雪按照辈分,是沈良的义女,而沈维只是沈良的曾孙子,但是沈良收养沈霜雪时候,他已经七老八十了,便使得沈霜雪其实也就大了沈维七、八岁。

  再加上后来由于内功越来越深厚,沈霜雪的外貌几乎就定了下来不再衰老,这便使得沈霜雪和沈维,两人的外貌年龄差距更加小了,于是私下里,沈维都是喊沈霜雪「姐姐」的,对此沈霜雪倒也是不怎么排斥,甚至沈霜雪也是叫起沈维小弟来。

  「什么?你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刑部第一捕头沈霜雪么?」

  齐玄寒在听了沈维的话之后,就看着沈霜雪,惊讶的叫了起来。

  「刑部第一捕头……这都是多久的事情了,如今连朝廷都没了,我更是不当捕头好多年,这个绰号就不要叫了,不过你既然知道是我,也该知道沈维和我的关系,若是你再不离开,就准备永远留在这里吧。」

  沈霜雪顿时又撩了撩头发。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2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