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4)【作者:女友幸福】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4)【作者:女友幸福】
字数:137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十四)

  现在的我真的分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我的生活居然突然急转直下到这种程度,命运完全被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而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可恶的张淩宇居然在手握把柄的情况下,让我看他怎么一步步夺走小恩!虽然我相信小恩对我的感情,但她毕竟发生过动摇。
  唯一可以让我些许释怀的是,上次有小恩由於思思的事情的情绪化因素,但这次张经理自己说不会告诉小恩。

  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小恩如张经理所说的自愿献身,岂不是彻彻底底地交出了自己的身心?到那个时候我又如何骗自己说小恩还是爱我的呢?不,小恩不会这样的,只要我仍然是她的男友,即便不在身边,我也一样可以让她感受到我的爱,她不会主动和张经理做爱的!就这样到了晚上,我接收到了小恩的语音邀请,看来是醒来了。

  「嗯………老公,我起来了,昨天喝太多了,后来就不记得了,没给你回信息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哦。」

  「没关系啦,你怎么样现在,感觉难受吗?」

  「哈欠………。还好啦,头有点晕,嗯昨天好像是张经理最后送我回来的,好丢人呢,不知道有没有出丑。」

  哎,我聪明伶俐的小恩什么时候变得傻傻的,昨天你被你的张经理脱了精光,被他从头到脚亵玩了一遍,现在还在担心自己有没有出丑?「以后不要喝那么多了,知道么?自己要学会控制。」

  我只能这样规劝小恩。

  「呼,没办法呀,人家要工作赚钱养家呀,你这个穷学生,哼。」

  小恩还没忘了损我一通,这让我有些不快。

  「我也是担心你的身体健康,你怎么这么说我。再说了现在社会这么乱,一个女孩子经常喝醉酒出了危险怎么办。」

  我有些性急地说道。

  「你看你,怎么现在都开不起玩笑了。没关系嘛,昨天张经理不是送我回来了,放心喽。」

  我能放心个屁啊!心里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但囿於张淩宇的威胁又无法对小恩说明情况,真是气人!「你怎么就那么信任他呀。」

  我只能旁敲侧击的问小恩。

  「怎么啦,又吃醋啦,可是你说的不需要可以疏远别人哦。经理这个人真的很不错哦,他对我这样,对别的员工也都很照顾的,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别的图谋呀。而且,就算他喜欢我,他也是很含蓄的默默帮助我,没有什么越轨的行为。」
  「可是上次………你们都………」

  「你还是放不下那一次嘛,人家都赔罪了啦,而且还饶恕了你和你的小情人的事,还要怎样嘛,最多扯平,哼,不相信我就算了,拜拜。」

  「啊别呀老婆,我错了不该怀疑你。」

  听见小恩要挂断,赶忙说道。

  「嘻嘻,知道你会吃醋哦,但是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在国外逍遥快活,我让你有点危机感也是好的呢。跟你说个事情呀,昨天睡觉时候梦到你了呢,而且在…
  …在对我做羞羞的事情。「

  什么!小恩居然对昨晚张经理趁醉淩辱她的事情有记忆,只是误以为是梦境!「那是………。嗯你太想我了嘛,哈哈。」

  我欲言又止,想到我居然替情敌隐瞒他迷玩自己女友的事实,我真是窝囊透顶。

  「对呀,人家都好久没有……嗯,讨厌,都怪你!人走就算了,还把你的那个……那个东西也带走,让人家独守空房。你快把它割下来邮寄给我。」

  小恩这都是什么鬼逻辑呀。

  「那还能用嘛,你个小傻瓜。」

  「不能用就不能用,至少你不能给别的贱女人用,哼哼。」

  小恩看来还是对思思耿耿於怀呀。

  「哪会呢,那怎么办,我抽空回去满足一下我的小宝贝。」

  「才不用呢,哪天我约个陌生帅哥,气死你,好啦我要起床啦,不和你说了,在那边要好好学习哦,不,许,分,心!」

  小恩最后这句真是话里有话,说完就挂断了。

  哎,看来张经理目前表面上还是一位正人君子,没有露出任何马脚,这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棘手。

  在无法告知小恩实情的情况下,如何让她了解到张经理的险恶呢?最关键的问题是,即便我能破坏张经理的计划,最终也不过是鱼死网破,他依然会告诉小恩我和思思的事情,到那时我该如何收场?值得庆幸的是,小恩现在的心还在我这里,也并未又隐瞒我的情况,我还是有信心维持和小恩的这份感情。

  之后的一段时间相对平淡,由於愧疚和担心,我和思思没有过多的亲密接触,她也还是那样,并不强求我。

  张经理也没有和我再次联系,甚至让我怀疑他是不是仅仅做了个恶作剧来气我。

  直到有一天小恩突然联系到我。

  「宝贝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怎么啦,看你这么郑重。」

  「嗯,我租的那个房子到期了嘛,本来说好的能续租,结果不知道怎么人家要有别的用处,我可能要搬家喽。」

  「啊?那找到新地方了么?」

  「还在找,这就是最麻烦的地方啦,后天就到期了,这个房东也不知怎么的,说什么好话也不愿意给我点时间,就说有急用。所以我得先找一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再想办法。」

  「那……有地方了吗?」

  我问道,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有……。啊,因为其他的同事朋友都不太方便,但是那个………张经理他有一间装修好的房子,平时都不去住,他说愿意让我先住那里,离公司也不远。」
  果然不出所料!这也太巧了吧,张经理这一招雪中送炭实在是妙!最关键的是小恩住到他的地方,虽然他不在那里,也等同於羊入虎口!「这,这合适吗?
  你住到男上司的家?「

  「嗯,也还好吧,人家好几套房子呢,他又不会去。而且我会正常交房租的哦,他也没跟我客气,就怕我觉得不舒服或者别人说闲话。」

  「那好吧,能解决好就行了。」

  我无奈地说,如果此时无法给出有效的帮助建议,一味的反对这个方案,会显得我心胸狭隘又没有担当。

  但我不会觉得事情就仅仅这么简单,为了证明我的猜想,我给张淩宇发了条信息。

  「你最近又搞了什么鬼。」

  「哈哈,你知道了,没什么,就是帮了小恩一点儿小忙。」

  这家夥还真是闲,看到我的信息就回复了。

  「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巧。」

  「既然都告诉你了我要夺走小恩,那不妨让你知道,我找到小恩住的那间房子的房东,告诉他我用三倍的租金要租那里有急用,你说他会不会同意呢?不过也正好赶上租期到啦,你说是不是老天都在帮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在其中捣了鬼。

  「你让小恩住你的房子,有什么企图。」

  「你不久就会知道了,呵呵。」

  过了两天,小恩搬入了新房子,她还给我视频了一下让我看,我以为原本以为是小户型,居然还是三室两厅,装修的风格也很清新典雅,小恩非常喜欢。
  我也只能强颜欢笑地替她开心,但心里的担心却更甚了。

  「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不害怕呀。」

  「那有什么呢,我不喜欢小的空间,而且租金和之前一样呢,又没有多花钱。」
  「嗯,你一个住,要多註意………。註意安全啊。」

  「说得好像之前不是一个人,这里周围环境更好,离上班地方也近,多好呀。应该更放心了呢。」

  哎,小恩真是身处险境而不自知啊!而我也什么都做不了,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过了几日,张经理再次联系到我。

  「在吗?给你看段东西。」

  什么?难道他已经得手了?不可能啊,小恩也没什么异样,或者说他又用了什么手段趁机占了小恩便宜?接下来的一段视频给出了答案。

  只见画面上是小恩现在的住处,也就是张淩宇的那套房子的客厅,从这个角度看是监控!这个张淩宇居然在自己家装了摄像头,小恩肯定不知道吧!等了几秒钟后,小恩首先出现在画面上,穿了一身精致的小西装套裙,下面穿着丝袜和高跟鞋,但后面居然出现了张经理!这里不是离公司很近么?难道这也要送小恩回家?「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你搬进来以后我也没来看过,你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方便的。」

  张经理说道,原来是他打着来看看房子情况的旗号。

  「这里很棒!真的很谢谢你呀淩宇,帮了我大忙了。」

  从小恩的语气来看,他和张经理似乎已经没什么隔阂,又回到了很自然的朋友关系状态。

  「哈哈,能帮助到你是我的荣幸。今天的产品介绍你做的非常棒,公司领导们都很满意,看来交给你真的没有问题。」

  「我一直很紧张呢,没有出错就最好了。还有就是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半天,真的好累啊,本来就紧张。」

  「怎么了,脚疼了?」

  「嗯,有点。」

  小恩坐到沙发上,俯下身按了按自己的脚背。

  「我来帮你按按吧,这个我还稍微会一点。」

  张经理自然而然的说。

  「噗嗤,唬谁呢,你一个公司高管还会按摩小哥的手艺。」

  小恩被逗乐了。

  「我以前干过这行,信么?哈哈你别管了,试试就知道了,保准你会舒服很多。」

  张经理俯下身来,慢慢地捧起小恩穿着高跟鞋的脚。

  「啊,淩宇,这样有点……我都穿了一天的鞋,还没去洗脚呢。」

  小恩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用手稍微挡了一下,但张经理不为所动,继续他的动作。

  「没事,按完你再洗,这样效果比较好。」

  张经理擡起头,仍旧是那份从容镇定的表情。

  「哎,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让你试试吧。」

  小恩那份紧张的神情稍纵即逝了,可能真的是脚比较难受吧。

  只见张经理轻柔地将小恩的高跟鞋脱下,那被包裹在丝袜里的美脚展露出来。
  那完美的足弓,精致的脚趾隐约展现,从这个角度看也让我心神荡漾。
  而张经理就那样开始按摩,一会儿揉按着小恩的脚趾,一会儿刺激着足底的穴位,小恩也被按得十分舒服。

  到后来居然想要发出呻吟,因为张经理在埋头按脚的同时,小恩居然擡起手做了一个捂嘴的动作,这个张淩宇的技术真有那么好?按完一只脚又转到另一只,小恩的身体也由一开始的紧张状态渐渐舒缓下来,向后靠着沙发任由张经理摆弄她的丝袜脚,脸上充满了享受。

  这也难怪,一位才貌双全、西服革履的上司,居然蹲在这里给自己揉脚,对任何一个女性而言都是极致的享受吧!张经理非常耐心地按了十几分钟,到接近结束之时,居然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他把小恩的右脚擡起,把鼻子贴近,陶醉地闻了一下!还真别说,这个动作放在别人身上很猥琐,这个家夥居然做的优雅又绅士!等小恩反应过来,把脚收回来,一脸羞涩。

  「淩宇……你怎么这么过分呢,说了我,我还没洗呢。」

  「没关系,不洗也很香呢。很过分吗?那个圣诞夜还做过更过分的事情吧。」
  看来张淩宇要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啊,你还说这个………那时不是说了以后都不提了么。」

  小恩低下头说道。

  「嗯,对不起小恩,我知道你愿意回忆那天,也确实是我沖动没有顾忌你的感受,你男友那一拳也让我清醒了。所以我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补偿当时对你的伤害。那天发生的事情,就当是老天给我张淩宇的一份礼物吧,今后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助你的都会尽全力。因为你知道,我……我真的觉得你是特别完美的女孩子,只要看到你生活的幸福快乐我就满足了。」

  妈的,说的比唱戏都好听!一脑子淫念却把自己说成了圣人,小恩你可不要被这种家夥给迷惑了!「我……我知道了,但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好,而且你的这些帮助………我有时候也真的很愧疚,我为什么值得你那么付出呢。而且你这个样子一直对我好,其他女孩子也没有办法接近你和你发展关系啊,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儿………。」

  「你就是值得,不用有压力,我张淩宇付出从来不求,也不用回报。至於我的感情问题,哈哈你觉得需要担心么,就是这样单身才自由呢,我可不想被束缚住。好了,今天累了,洗个澡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说完,这个家夥居然就站起身潇洒离开,我只能说一句完美!只见镜头里的小恩呆呆的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小恩啊小恩,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他的花言巧语胡思乱想啊!「呵呵,你装的可真是像啊,真是会骗女人。」

  我没好气地给张经理发去消息。

  「说起骗女人,我可不如你,真正骗了小恩的人是你,不是我。如果我有骗她,也只是我没有告诉她你的真面目。」

  张淩宇居然还倒打一耙。

  「你就准备给我看这个东西?借着给小恩献殷勤的机会占了点小便宜,你觉得小恩这样就会对你动心了么?」

  「当然不是,我也不指望这么快就让她献身,时机还不到。只是后面这段视频挺让我惊喜的,你可以看一下。」

  又是一段视频,赫然是浴室的镜头!小恩很快走了进来,身上还是刚刚那身衣服,估计张经理一走,小恩就来洗澡换衣服了。

  只见小恩脱下了西装外套,衬衣,套裙,褪下了丝袜,最后是内衣裤,都放进了洗衣篮中。

  一丝不挂的娇嫩身体就这样出现在画面中,也意味着早被张经理再次大饱眼福!接下来是认真的清洗身体,涂抹浴液,本来对我来说是习以为常的画面,但现在等於是我和别的男人一起偷窥自己的女友洗澡,这种刺激非比寻常!小恩拿起淋雨头开始沖洗身体,只见她轻抚着自己的乳房,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潮红,随后沖洗到了下身,水流的刺激让她身体一震,一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芳草之下的花瓣!「啊………嗯………呜,好,舒服………。」

  画面中的小恩一边慢慢自慰,一边发出了娇喘和呻吟!「啊,身体好,好奇怪……好想要……嗯。啊,老公………」

  看来小恩真的是太久没有得到性爱的滋润,正常的欲求没有办法满足,身体的信号却愈发强烈。

  「老公……摸我………啊,进去,我想要啊………。老公………还不够,我要………小恩要……要鸡巴,呜呜,好爽,啊啊啊。」

  小恩的动作逐渐加快,呻吟声也变大,嘴里不断呼喊着远隔重洋的男友,我却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把自己的女友弄得像一位淫荡欲女一样自慰。

  「啊……。哦,不………张经理……不要………淩宇………我还没有,还没有………啊啊不能对不起……老公………啊……老公……对不求……」

  什么!小恩怎么把幻想的对象,变成了张淩宇?「不行……不要……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啊不能想他……我变得好奇怪……啊啊啊,好舒服…
  ……淩宇……那里……我,我的脚……啊,给你………啊,摸我……摸我全身…

  …那里……淩宇你好………好厉害……啊啊啊。「

  小恩手上的动作更为激烈,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不知道是淋浴水还是身体里的水。

  「淩宇………啊……进来……。我,我好坏……啊啊啊老公,我是坏女人…。。快处罚我……我好想要……都怪你,都怪你不好………啊啊啊我,我被,被淩宇,被淩宇干,啊啊啊啊啊!」

  随着最后的呻吟,小恩身体颤抖着,达到了强烈的高潮!然后身体一软,光着屁股坐到了浴室的地上,就那样失神了有两分多钟,才缓缓起身。

  「看完了么?精彩么?」

  张经理说道。

  「你这个混蛋,偷窥小恩洗澡!」

  「你看看,她自己一个人多痛苦多寂寞,你却有小情人陪伴,心里难道不愧疚么?不过她可是把我作为性幻想对象了哦,你觉得离她主动献身还有多久?嗯?」
  「不会的,小恩只是太寂寞了,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小恩不会背叛我的。」
  「背叛?呵呵,不过是离开一个不值得她付出的男人罢了,你等着看吧。」
  我不再理他,而是给小恩发送了语音请求。

  「张经理有没有经常去你住那里。」

  我冷冷地说。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就是想问一下。」

  「你怎么了,语气这么奇怪。他有来过一次啊,来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本来就是他的房子,来了也很正常么。」

  「那么说他住在你那里也很正常了?」

  我有些压不住火了。

  「你神经病啊,吃错药了这么大火气,好嘛,我正在找别的地方住。你又帮不上忙,就会生气,你有真正关心我吗?」

  「我没有真正关心你,有人真正关心你就够了,对吗?」

  我想到张淩宇的可恶嘴脸,更加生气了。

  「好啊你,这么说我,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吧?那你觉得我就不怀疑你在那边做了些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我小家子气不和你提,谁知道你有没有又做什么坏事?没想到你先怀疑我,我告诉你,我和张淩宇根本就没有什么,现在完全是他以朋友的身份帮助我。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了,你也好好想想吧。」

  随后就挂断了!我差点把手机给摔了,又想了想自己确实是沈不住气,张淩宇的所作所为小恩又不知情,他又装的那么像,我把气撒到小恩头上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虽然小恩在浴室的香艳自慰中幻想了张经理,但也表现出对我的愧疚,应该只是受身体欲望的煎熬对身边的男性产生的幻想。

  想到这里,我赶忙发消息道歉赔罪,我知道小恩这个人只要说说好话,哄一哄她,她过一会儿也就好了。

  结果这次还真是气得不轻,到了第三天才原谅我,让我以后不要这么说她了。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之时,这个姓张的又联系我了。

  「这会儿忙不忙?」

  「有屁快放,你又偷看小恩什么了?」

  「这倒不是,我只是让你看看我和小恩的联系交流。」

  接下来张经理发了几张图片,是他和小恩的聊天记录,给我看这个干嘛?我一看,是这两天小恩向他说了她和我吵架的事情。

  「淩宇,我觉得这样子不好,我真的不想被他那样怀疑。」

  「这不是你的错,你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当然他那样怀疑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毕竟他在国外,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会担心被人抢走啊。」

  「别闹了,他才不是担心呢。我之前不是给你说过那个很喜欢他的同学么?
  他身边可不缺女人,说不定还希望我离开他呢。「

  「那不会,他肯定不希望你离开他。」

  妈的,这个张经理到底是哪头的?这个时候还帮着我说话?「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太漂亮太聪明太完美了,他就算有了别的女人也不能比的上你,以男人的占有欲而言,绝不希望把你让给别人。」

  靠,原来他是这个套路!「别夸我啦。那你是说,他只是希望占有我这个人?」
  「也不完全是吧,我也不清楚,只是就我而言,如果我有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我一定会珍惜,不会再对任何别的女人产生兴趣。」

  接下来又是一段交流,总之就是张淩宇各种暖心劝导和对小恩的夸赞。
  「小恩,你知道么,其实我从未放弃对你的感情。」

  「我不知道啊。」

  「我爱你。」

  妈的,这个小子果然还是说了出来!「可是我们都已经说好了,只做朋友,我不想让自己的感情太复杂。」

  「我知道,我也没有求你回答什么,毕竟缘分这种东西很难得,可能我和你就是没有缘吧,但我还是愿意为你付出。」

  「谢谢你,淩宇。」

  「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你要回答我。」

  「什么呀神神秘秘的。」

  「如果当年你没有先碰到你现在的男友而是先遇到我,你会做我女朋友么?」
  「嗯,应该会吧,呵呵。」

  这个答案倒不让我感到意外,而且也很正常。

  「那如果我和你的男友当时同时追你,你会选择我么?」

  这个问题就尖锐了!「你不是说一个问题么?我不回答这个啦。」

  「不,你一定要说,反正就是一个假设嘛,又不会改变现实。」

  「那,那我不知道啦,可能会吧?因为你比他会讨女孩子欢心。」

  不得不说小恩的这个回答让我很是伤心,但又比较巧妙,并没有说张淩宇就比我优秀或者更让小恩喜欢。

  「那如果你和男友分手了,你会选择我么?」

  又是一个问题。

  「嗯,应该也会吧,因为现在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呀。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对不起,我不是想让你感情遭到问题,但扪心自问我也经常想着如果有人不珍惜你,那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我真的想有那样一个机会,虽然我知道也许永远都不会有。」

  「淩宇,你对我的感情我都了解,说真的,你对我的关心帮助已经感动了我,如果不是我现在有真心爱我,我也真心爱他的男友,我可能真的会和你在一起。」
  「淩宇,我爱你。」

  最后一条消息简直是把我的心都撕碎了,小恩居然这样对张淩宇表达了心迹?就这样把宝贵的三个字奉献了出来?我一下子气疯了,我要问清楚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给小恩拨去了语音通话。

  「怎么啦?有事吗,我刚刚下班呢。」

  「有事,有大事。」

  「你语气怎么又这么不好。」

  「你告诉,你是不是喜欢,不,是爱上张淩宇了。」

  「你神经病啊?是不是自己胡思乱想疯掉了?无缘无故怎么和我说这个。」
  「我就问你是不是?」

  我提高声调,愤怒地问道。

  「你觉得是就是!神经病!前两天就莫名其妙地凶我,现在又是这样!」
  「所以你一定去找他求安慰了,是吗?」

  「是呀,是又怎么样?但是他张淩宇一点儿没有说你的坏话,还劝我要和你好好的。就你自己不像个男人,小肚鸡肠怀疑我。」

  「好,我不像个男人,那你去找他呀!你不是早就想了么!你背着我都做了什么事!」

  我已经气炸了,完全失去了理智。

  「XXX!你这个王八蛋!好,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去找你的小情人,你也别管我,我找谁也不管你的事!」

  小恩最后声嘶力竭地带着哭腔说道,我知道一定是生气和伤心到了极致。
  但我也不可能原谅她!居然就那样背着我对别的男人芳心暗许,我虽然和思思发生肉体关系,也从来没对她说过我爱她这种话呀!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同时又怒不可遏,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股火气在燃烧。

  「你在哪?」

  我给思思发去了消息。

  「在公寓呢,今天又没课,怎么了,突然联系我。」

  「我去找你。」

  我说完,起身就去往了思思的住处。

  思思穿着睡衣给我开了门,我二话不说紧紧抱住了她,紧紧吻住她的嘴唇,我们脱光了衣物,不用更多的言语,在床上进行了一番激战。

  「怎么啦,又和女朋友吵架了?」

  思思赤裸着身体,伏在我的胸口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和上次一样啊?二话不说就这样欺负人家,不过你这种时候真的好厉害呢。但是以后可不许再把我当发泄的工具了哦。」

  「嗯。」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么?」

  事已至此,我把张淩宇之前的所作所为告诉了思思,并且把刚才那段聊天记录给她看。

  「嗯,原来是这样啊,这个男人挺可怕的呢,真是懂女人的想法。不过你的小恩也不够坚定哦。但看到这里她肯定还是对你一往情深的呀。嗯?这里?」
  「怎么了?」

  「最后这句话不对呀,根本接不上,女孩子的思维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思思指着小恩聊天记录最后一句说道。

  「哪里不对了。」

  「你自己看嘛,而且这个对话框和上面并不对齐,很可能是P上去的哦。」
  「你是说小恩并没有说这句话?」

  「我是觉得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很可能是P的。」

  思思的提示让我恍然大悟,我仔细看了看,确实不对。

  难道张淩宇这个人如此奸诈,用这样的伎俩让我和小恩感情破裂?想到我刚才说的那么重的话,小恩一定伤心欲绝了。

  看看表现在是这边中午,小恩那边也到午夜了,我打开微信,发现小恩居然已经把我拉黑!打国际长途电话也没有回应!「我觉得你应该是中招了,算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也想想能怎么帮你。」

  思思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无趣地起身开始穿衣服,我也起来穿衣离开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如等待审判一般得到了张淩宇的消息。

  「不多废话了,你看吧。」

  画面是小恩,她的手机扔在一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泣了好一会儿,然后擦了擦眼泪,走进了浴室,随后是哗啦哗啦的水声,这次并没有出现浴室的画面,之后小恩裹着浴巾出来,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并进入了卧室。

  画面转到了卧室里,看来张淩宇在各处都装了摄像头,真是准备充分。
  小恩拿掉了浴巾,赤裸着身体打开衣柜,开始找寻着衣服,看样子并不是要换上睡衣,而是要出门?小恩摸索了一会儿,挑出了一套黑色的内衣,我看了看,应该是下面是开档设计的情趣内裤以及薄纱透明的内衣!等小恩穿上了这套性感的内衣,又套上了黑色的裤袜,穿上典雅不失性感的连衣裙,再加上了件小披肩,走在镜子前照了照,然后坐在了梳妆台前开始化妆。

  小恩认真的样子让我心疼,这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去见谁呢?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之后小恩梳妆打扮完毕,精致性感的脸庞上似乎看不出来什么表情,走出了房间,我知道这应该是准备出门了。

  这段视频结束以后,又是一段。

  只见门被打开,小恩和张淩宇赫然出现!令我猝不及防的是,两个人进门后直接拥吻在了一起,小恩靠在墙上,张淩宇的手搂住她的腰,而小恩居然双手主动地搂住了张经理的脖子,两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舌头交缠着,贪婪地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小恩,你想好了。」

  张经理问了这么一句。

  「嗯,今晚……。我是你的了。」

  小恩动情的说,然后再次吻住了张淩宇,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拥吻着去往卧室。

  镜头转到卧室这边,两人来到床边,小恩任由张经理解开她背后的拉链,将连衣裙剥落到脚边,露出性感的内衣。

  她的手也没闲着,急切的脱掉面前男人的外套,衬衣,解开腰带,褪下裤子,露出了健美的身材。

  张经理吻着小恩的脖颈和香肩,小恩眼中充满了情欲,但此刻的她毫无疑问是清醒的,只是她的申请和肢体语言告诉我,她需要男人,需要眼前的这个男人!我的鸡巴不知何时也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此刻的小恩像一个即将绽放的花朵,也像一只深陷情欲的母猫,那样优雅性感,只是她求欢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别人。
  我知道这一切已无法改变,自暴自弃地掏出鸡巴,撸了起来。

  小恩刚要脱身上了黑色裤袜,被张淩宇拉住了手,搂住小恩慢慢地放在了床上,小恩平躺着,任由张淩宇摸上了他的丝袜脚,像那天一样温柔地按摩抚弄,小恩把手指放到自己的嘴唇上轻咬舔弄,显然十分受用。

  张经理摸够了脚,慢慢向上揉弄着小恩的丝袜美腿,然后来到了两腿之间,稍一用力,把裤袜撕烂,露出了里面的春光。

  「这么性感的内裤,穿着给谁看的。」

  他明知故问。

  「给你看,嗯啊。」

  小恩回答着,娇嫩的花瓣已经被张淩宇的嘴唇占据,发出了动听的呻吟。
  小恩没有抗拒,反而是双手摸着张经理的头两侧,任由他在自己的小穴上大快朵颐。

  淫靡的水声噗呲噗呲地传来,刺激着我的神经。

  张经理对小恩一阵服务之后,起身来到小恩的面前,小恩也坐了起来,看着男人内裤下那鼓鼓的一个大包,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主动将它褪了下来。
  随之,一条狰狞的巨物漏了出来,小恩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神色,擡头看了看张淩宇,然后自己张开小口,用舌尖舔弄了起来!「啊,小恩,好舒服,你真会舔啊。」

  「你喜欢就好,呵,呜嗯。」

  小恩又努力张开嘴,含住了张经理的大龟头,贪婪的吸吮着。

  「啊,你怎么这么大,都含不住。」

  「没关系,慢慢来,上次你又不是没见过,怎么还嫌大呢。」

  「上次人家………不好意思仔细看嘛,嗯……」

  「好了,不用那么辛苦自己,来,让我看看你。」

  张经理伸出手,把小恩上身的胸罩解开扔在一边,露出了她的双乳。

  「还是这么美,嗯。」

  张经理开始含弄着小恩的乳头,小恩止不住发出呻吟。

  张经理不愧为此中高手,於此同时双手在小恩身上四处摸索,调动着她每一处情欲的细胞,小恩受用不义,扭动的身体逐渐被挑逗到了难以自持的地步。
  张经理看时机已到,把自己的巨棒贴上了小恩的下体,在阴唇上摩擦着。
  「上次的圣诞夜我给你造成了伤害,这次我要知道你真的是自愿的么,不后悔么?」

  张经理故意这么问,我知道这很大程度上是让我听的!「嗯……。是的……。」
  「要说清楚哦。」

  「是,我是自愿的。」

  「自愿干什么?」

  张经理坏坏的说。

  「自愿,自愿和你做爱。」

  「这样可不行哦。」

  「我,小恩………自愿和,和淩宇做爱……」

  小恩快要忍受不住了。

  「呵呵,我想听你这种乖巧的女孩子说的更露骨一点,明白吗?」

  「我……小恩,小恩想被淩宇干,啊,被淩宇的大鸡巴干我,干我的小穴!」
  小恩已经沈沦在情欲中了。

  「好,这就来。」

  张经理说着,巨棒就开始慢慢入侵。

  一厘米,两厘米,慢慢的龟头也整个进去了。

  「啊,大,好大,嗯,好………来,进来……」

  小恩虽有一丝痛苦的神情,但毫不抗拒,终於,张淩宇的大鸡巴完全进入了我女友的身体,两个人的下身紧密结合在一起!「啊!进来了,淩宇你,进来了……」

  「对啊,终於又一次,感受到你小穴的温热了,小恩,你里面真的好舒服。」
  张经理低头吻了吻小恩,慢慢开始耸动着腰,操干起小恩!「嗯嗯,啊啊,嗯……舒服,就这样,淩宇干我,啊,干我的,我的小穴穴,啊啊,好深,啊。」
  「那这样呢?」

  张经理把小恩的双腿放在肩上,开始加大力度。

  「啊,不要!啊,那里顶到,顶到最里面了,啊,顶到花心了!啊啊啊,嗯,好大,好深,好长,好厉害,啊啊,要,你的肉棒,啊,你的,你的鸡巴!」
  小恩被不断操干着,淫词浪语层出不穷。

  「自己揉自己的骚奶子。」

  张淩宇命令道,小恩立刻照做,自己双手紧紧地握住奶子,时而咬着嘴唇时而放声呻吟,被张淩宇干的神魂颠倒。

  张经理也如打桩机一般不知疲倦,也没有换姿势,就这样大力地操干着,用纯粹的力量和巨棒征服着小恩。

  「嗯啊,啊啊啊,你都,都不停,好厉害,好强………啊啊啊,好喜欢,喜欢,啊,操我……干我……插我………啊,好喜欢你的鸡巴啊淩宇,啊啊啊啊。」
  小恩的呻吟声带着颤抖,快感已经接近极致。

  「我的这个东西是不是比他大?」

  这个他正是指的我。

  「嗯,大,大多了………」

  小恩实话实说。

  「是不是比他能让你满足?」

  「嗯……。对!」

  「他是不是个没用的小鸡巴?」

  可笑的是,我此刻正握着「没用的小鸡巴」

  在自慰!「是……他是……没用的小鸡巴………啊,啊啊啊。」

  「所以你来找我干你?为了满足你么?」

  张经理进一步在语言上挑逗。

  「不……我,让你……来……。干我,因为我……。。你对我好………啊啊啊啊。」

  「那只要男人对你好,都可以和你做爱,嗯?」

  「不,啊,只是因为,是你……啊啊啊。」

  「因为什么?你对我有感觉?你喜欢我?」

  「你说是……就是吧……啊啊啊。」

  「这样可不乖哦,我要你自己说。」

  张经理突然放慢了动作。

  「啊……继续……啊,好……。你好坏,那我,我说,我对你,对你有感觉,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好,就这样,干我!」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啊,有事业心,啊,成熟稳重,嗯嗯,绅士又,又有一些男人的野性,就是会让人心动啊,啊啊啊,嗯,好深,快,快不行了。」

  「那我比你男友优秀喽?」

  「别,别提他,求你……继续,啊就这样,就这样操我呜嗯,啊啊!」
  「好,那我要你说着你喜欢我,我来把你带到高潮,好么?」

  「啊,好……哦嗯,我,我喜欢你,啊啊啊,嗯,啊我,喜欢你,我喜欢,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好爽,再来,快要,快不行,我喜欢你啊,喜欢,喜欢,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小恩真的如他所说,不停地大声说着喜欢,被疯狂操干到了高潮!而这一句句我喜欢你也如同画面一般一次次撞击着我的心,变态的快感让我的手快速地撸动。

  放肆地射出罪恶的精液!小恩高潮了,但张经理居然并没有射精。

  小恩瘫软在床上,被张经理将她的裤袜的内裤剥去,之后抱着全裸的小恩走出了卧室。

  下一个画面,二人进入了浴室,张经理打开淋浴,一起和小恩洗起了鸳鸯浴。
  他当然不会老老实实,而是慢慢刺激着小恩的身体部位,渐渐地又开始了第二轮的大战!小恩扶着墙被张淩宇从后面插入了小穴,屁股被一次次的撞击掀起了臀浪,飞溅的水花和湿漉漉的身体让这一切更为淫靡。

  小恩还用力扭过头去,和张经理舌吻,这一对俊男靓女浴室交合的画面简直称得上美轮美奂,而我此刻已无暇欣赏。

  「你怎么………这么强,一直都……都不射啊。」

  「有你这样的女神,我怎么舍得缴枪,你简直让我疯狂,宝贝。」

  张经理从后面握着小恩的奶子,温柔地说。

  「啊啊,所以你就……这样……这样折腾我……。呜呜,好,好厉害,啊啊啊。」

  「所以呢,我想一直这样折腾你,好吗?」

  「好……嗯,好,啊啊。」

  「那你要做我的女朋友了?」

  张经理借机问道。

  「我……没………我要……想一想,啊啊,我和他……还……」

  还好小恩没有答应。

  「我明白了,那至少今天,你是把身心彻底奉献给我了,对么?」

  「啊,是……。你,这不都,啊啊啊,都已经把我,占有了,啊啊啊。」
  「是,嗯,你是我的!我的!啊,我要占据你,霸占你,拥有你!」

  「啊啊啊,好,用力,用力干我,我就是,就是你的了,啊啊啊啊!」
  「啊,我终於忍不住要射了,我射在里面,好么?反正在浴室,很快就能洗,对么?」

  「啊,好,嗯,好的。」

  「求我射在你里面!」

  「啊啊,求,求你,射在我的,射在小恩的里面啊啊啊啊啊啊!」

  终於,两个人一同达到了高潮,而张经理也在小恩的小穴内灌入了精液。
  我无力地关上了视频。

  「你他妈的。」

  我不知道能给张淩宇说些什么了。

  「欣赏完了?我的第一步已经达到了,你看,小恩完全自愿的献身给我,虽然也感谢你的帮助。」

  「你这个卑鄙小人。」

  「不不,我只是帮小恩找到自己的真心,不要自欺欺人,而你也好找到自己的定位,你不配拥有她这么好的女孩儿。」

  「我不会把她交给你的。」

  「那就由不得你了,也由不得我啊,而取决於小恩,不是么?对了,给你预告一下下一步,算了,干脆多说一些,我准备继续让小恩发现和我在一起的快乐,然后离开你,然后我还会向她求婚。」

  「你说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